.

ここは私の密かな図書室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
| - | | - | - |
人的藉口
我有一個男同事,非常會找藉口為自己脱罪,
但可怕的是,他是真的不明白錯在哪裡。

続きを読む >>
| 色々のグチ | 02:37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
補記
誰比較辛苦中,我寫了關於H君的連載。

過了一陣子再來看,發覺因為當時太過憤怒,導致模糊了焦點。
我想説的東西其實很簡單,就是人與人相處至少要有基本的禮貌,
對於不了解的東西應該閉嘴,而不是獨斷的認定事情一如自己的想像,
甚至以此反駁他人親身經歴過的生活,並且對別人的苦痛嗤之以鼻。

但也沒有那麼簡單,我想深入談的,其實是關於對待人生的態度。



続きを読む >>
| 色々のグチ | 15:47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
誰比較辛苦
話説H君很喜歡耀自己是苦過來的,我出生時她已經在工作,
凡是她工作之後出生長大的一代,全被她歸類成只有外表光鮮,
實際上好逸惡勞吃不得苦只會鷄猫子鬼叫,受到挫折一捏就爆的草莓。

我承認社會上的確有這種人,但並不是所有不出生在她家的人就是幸福人。



続きを読む >>
| 色々のグチ | 16:46 | comments(1) | trackbacks(0) |
假道學
我決定辭職,因為我遇到瘋子。
遇到瘋子不要緊,但遇到一群瘋子......
孰可忍而孰不可忍也。


続きを読む >>
| 色々のグチ | 18:08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
噁心的事
以下是我跟同事J的 MSN 對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続きを読む >>
| 色々のグチ | 10:30 | comments(3) | trackbacks(0) |
我的新同事H君
適應了一個月後,到今天終於可以下結論。
又一個倚老賣老自以為是的人


続きを読む >>
| 色々のグチ | 14:01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
消沉的感傷
因為家裡的關係,長久以來我都沒法主動跟其他朋友連絡,
不管是出去玩還是純粹吃個便飯而已,我的時間都最沒法配合,
假設出去了,一天的活動我也只能參加半天,
晩飯後想去bar續攤喝點飲料談天,我也只能抱歉婉拒然後回家,
吃晩餐已經是極限了,通宵或是泡夜店是不可能的事。

與其大家毎次都掃興,久而久之他們就會了解也許一年見一次面的頻率最好,
這個好並不是指是最好的選擇,而是最不疏遠的選擇。

雖然我也住在這塊土地上,但想跟我成功見面的機會實在太小,
想約我,就只好把我當成住在外國的人,
比如我那些在世界各地工作唸書的同學,一年回國一次,
趁大家回國,當開同學會似地一大群人聚會,
「還有在見面」,喔,於是大家都覺得心安了。

雖然聯考是看分數排科系,但我念的大學科系,是特別挑過的,
這個學校假如成績夠好,三年級的時候可以爭取出國當一年交換學生。
一年份的學費大概三十萬,加上雜費、生活費之類約六、七十萬。

那時我高中剛畢業,存款不足六位數,當然付不起。
但是我還有兩年可以打工,而那時父母答應我,
到時如果我的錢不夠,他們可以當投資借我,等往後我工作賺了錢再還。

毎學期父母都會確認我到底要不要去留學,我説一定會去,考試也一定會過。
他們説一直有在存我的留學基金,錢的事不用我擔心,
用功讀書比較重要,到時如果不夠父母會借給你。

終於到了三年級,當我向父母提出要求時,我的母親這樣説:
「前幾天我在街上遇到你以前的老師,她告訴我,如果可以讓你去留學,
就算借錢都要讓你去,讓小孩出國去唸書對他是只好無壞,一定要做。」

我聽了很高興,很明顯老師這是在幫我説話。
但是,我沒料到還有下一句話。
「可是你知道,兩個弟弟都還在唸大學,下學期光註冊費就要十五萬,
所以我們沒辦法再拿出五十萬給你。」

意思就是根本沒有什麼留學基金。原來那些都是安慰的話。

然後母親暗示我要主動去跟父親説我放棄留學的事,不然他會愧疚。
我赴死一般去説了,結果父親很高興的告訴我:
「幸好你自己開口了,不然我可沒有五十萬給你。」

那一年,他們給考上大學的弟弟,買了車當賀禮。

後來我的二十五個同學出國了,我的程度無可避免的輸了在國外的人一截。
然後他們回來了,大四時我死趕活趕,終於在畢業前把程度補上了。
最後一堂會話課時,外籍的老師對我説:
「如果給你出去一年,只要一年,就不得了了。」
畢業考的會話,我拿了九十八分,雖然高興,但更多的是傷心。

是的,如果給我出去一年。但是沒有如果。
再後來,再後來出了事,我離不開了,再也沒有機會,也就沒有如果。

前幾天聖誕節時,好不容易空出時間,跟一群以前的同學吃飯,
我們一共有五個人,其中一個正在戀愛,跨年要找人瘋玩一場;
另一個放大假,剛從日本玩回來,正計畫過年要去香港或大陸;
一個駐外兩年,最近回國換了新的工作,年薪是以前的兩倍;
一個出國唸了碩士剛回來,已經考上了本科的助教。

而我,我的薪水很少,環境很不好,但是我要養家所以不能隨意換工作,
我下班要馬上回家,買了菜然後做飯,七點前沒上菜就會被罵,
還在洗鍋子清廚房,已經有人吃完飯,我要繼續洗他的碗;
一天忙完,已經晩上九點了,剛坐下來一下,父親回家了,
要吃點心水果喝茶看報玩電腦,又把剛整理完的客廳弄得一團亂。

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,他們的際遇很好,我應該要為他們高興,
可是我已經失去這種能力了,我也覺得沒法再跟那些同學相處,
大家都是好人,可是我無法面對那些背後有支援的人,
別人輕易就可獲得的幸福,只是突顯我的不幸,使我更加的痛苦。

我的人生總在不斷的與機縁錯過,而我不斷被迫體認這個事實,
因為人生太苦悶,所以我看書,BL當然也是一種;
我不斷的買書看書。越痛苦的時候我看越多書,
當然是逃避,然而,已經到達一個我自己都不大敢面對的極限了。

這兩年,我大概買了超過一千本書,加上圖書館借的跟網路資源,
我大概看了兩倍以上的數字,但是完全不夠,這跟求知若渇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我逃避的時候越來越多,所以看書的時間越來越長,
家裡的書越來越不夠看,只好不斷去買。
這是一種病,我真的很希望有方法可醫,可惜沒有辦法。

跟我同年紀的人,現在正是飛揚跳脱的時刻,
大家都從追夢的人,變成了築夢的人,一歩一歩踏實地實現自己的夢想。

而我只能錯過。

其實我只是掙扎著想要好好地活下去而已。


| 色々のグチ | 18:23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
關於自私
我一直覺得人的自私程度,不可思議。
但從前我不是這麼偏激的人。

正式工作的第一天,我忽然清楚感受到人生的現實。
並不是説學校的生活如夢幻泡泡,一戳就破,而是在社會上打滾的人尖鋭許多,或許是身不由己,或許是屈服於現實,或許是被環境同化,或許是被慾望征服;而這些人,原本可能都是滿懷抱負的青年,隨著時光推移,為了適應環境於是改變甚至放棄了自己的堅持,失去了反省的能力,最後根本就麻木到不為所動,於是慢慢的變成了討人厭的人。

到今天為止,我在這樣的環境中工作了一年半。
毎天我都在害怕自己有一天會墮落,而且一天比一天更加害怕。

我很明白自己的意志力有多少,所以我有意無意的在隔開我自己跟人群,因為我要堅持自己的信念,而人是那麼渺小,你的理智不見得可以老是戰勝現實,當一個人不斷的被迫跟環境妥協,不斷的在反擊,他的理念一定會動搖,不見得是被同化了,可能只是覺得不出聲就不會招致批評,人都是追求安穩的日子的,等到某一天他筋疲力盡了,或者習慣了沉默以對的日子,也許就真的從此妥協了,因為堅持或者反抗永遠得不到好處,當一個異類永遠吃力不討好。

可怕的是當你妥協了,對方卻滿臉欣慰的告訴你:你終於成長了。
而你甚至已經改變到聽了這種話會沾沾自喜。

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害怕。

因為堅持的道路很孤獨,直接指出不對的地方,大著膽子的説出想説的話,得罪了身邊所有的人,卻只對得起自己跟真理,而這些並不能給你實質的什麼,兩袖清風的來,仍要兩袖清風的去,升遷、加薪、出國,還有好的機會,這些永遠輪不到自己頭上。
雖然半夜睡覺很安心,鬼來敲門也不怕,但是白天要忍受的東西卻使人整天都在作嘔,而這些令人作嘔的人的薪水袋都比自己的豐厚,永遠比自己要更快過上夢想中的生活,並且聚在一起嘲笑那些以為真理可以拿來配飯的白痴。

所以我害怕真的有一天我會被這種裹著糖衣的讚美給打動,屈服並不讓人損失什麼,至多只無法論斤秤兩賣的無聊良心而已,卻可以讓人吃得更飽,穿得更好。
可是失去就是這麼一回事,一旦墮落就回不來了,雖然是康莊大道,卻永不超生。

選擇就像分岔路,我總是因為害怕走上繁榮的大馬路而失眠。

| 色々のグチ | 17:28 | comments(0) | trackbacks(0) |

CALENDAR
S M T W T F S
  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293031  
<< October 2019 >>
SELECTED ENTRY
CATEGORY
ARCHIVES
RECENT COMMENT
LINKS
PROFILE
RECENT TRACKBACK
SEARCH THIS SITE
MOBILE
qrcode
Counter & Rights
ブログ カウンター
岩盤浴 東京IPアドレス求人情報

Creative Commons License
Cat's blog
OTHER